10524806_928047820545335_936983745_n  

 


四年一次的世足賽終於落幕,不意外的左派份子又開始發表一些政府該如何重視足球、扶植足球的腦殘言論,想讓足球在台灣發展的唯一方式就是讓足夠多的人願意買票進場看球,這就叫市場力量,而其他任何政府的介入都是資源的浪費與暴力的強制。

想讓某個產業發展起來就必須要先有需求,足球在台灣沒有足夠的需求,所以發展不起來,多數人寧願花錢去看場電影或是吃頓大餐,而不願把錢拿去買一張高雄隊踢台南隊的足球票,所以足球在台灣無法發展,這不是政府無做為的錯,而是市場看不見的手在起作用,所以主張政府扶植足球等於主張政府創造需求,等於主張政府強制人民去做原本不想做的事。

如果你主張政府應該補助足球隊,就等於主張政府透過強制徵稅將人民原本要做為其他用途的錢拿來補助足球運動,這等於在侵犯個人的財產權,可能這些錢我本來打算去買支雪糕來吃,現在卻被政府課徵後去補貼足球,對我而言吃一支雪糕才是我的需求,但政府強制替我決定足球運動比我的個人需求還重要,這就是補貼的本質,說穿了就是一種強制。

資本主義中的自由市場每一位消費者都可以自由的決定該如何使用自己的資源,而每一次消費行為都等於是一次投票,決定著什麼產業能發展、什麼產業將淘汰,很明顯的最能迎合消費者的產業將生存下來,所以為什麼台灣足球無法發展?很簡單的原因就是多數人不願意為足球運動消費,如果踢球有搞頭企業就會搶著舉辦球賽、組織球隊,所以是多數人在市場上透過了公平的機制否決了足球,這時並沒有人的權利受損,因為每個人本就擁有選擇的自由,而當政府決定介入補助某種運動時,強制就開始了,原本該屬於個人的選擇權變到了政府手中,政府武斷的決定該協助足球或棒球,又或是跆拳道或網球,原本被市場淘汰的活動藉由政府的強制力又重新開始了,而個人的財產權也就是如此被政府一點點的蠶食消滅。

創作者介紹

鉛筆經濟研究社-台灣分社

鉛筆社希特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