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d29b8c17d15880e50146b1240d7f3a  

 

 

大陸國台辦表示:「任何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必須由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

其實這個概念我在多年前攻擊民主制度時就提出來了,民主的多數決為何在台灣行的通,在全亞洲、全球就行不通呢?真正的民主不就該由全世界來投票決定未來方向嗎?你們會覺得這很愚蠢,就跟我覺得台灣搞民主多數決很愚蠢一樣。

國家是多數暴力下的產物,某團體在某一地區使用暴力取得最後的主導權就會形成國家,無論是毛澤東還是蔣介石都是這樣,民主只是一種合理化壟斷與暴力行為的障眼法,台灣人口口聲聲喊著民主多數決,怎麼現在卻不願與中國多數決呢?

有人會說中華民國與中國是不同的兩國,國與國不該使用多數決來互相影響,但國家是怎麼界定的呢?我趙擎可以聲稱我是一個國家嗎?我可以與我的家族在我的土地上聲稱我們是主權獨立的趙國嗎?我可以聲稱趙國不受中華民國的影響並擁有自主的權利嗎?答案都是否定的。
中華民國不允許任何其他政權在其領土內產生,並強迫所有人遵守多數決的遊戲規則,我對此表示抗議,我是獨立之個體不願受任何強制力影響我人身之自由,無論是強制兵役、徵稅、經濟限制都是違反我人權的制度,但你們告訴我因為身在台灣就必須遵守中華民國的規則,你們是多數並強制霸凌著我。
而今天有趣的是同樣的事發生在中華民國身上,中國聲稱中華民國不是一個國家並且位處於它的領土上,中華民國不願接受中國的強制力,但在同樣的邏輯上中國是多數,中國在民主多數決上是贏家,若是中華民國以多數原則強制趙擎是有正當性之行為,則中國以多數決強制中華民國也擁有相當的正當性。

其實問題的癥結就是民主多數決並不能構成強制之正當性,否則同一標準就該全世界形成一個國家並進行多數決,反之若推翻多數決之原則就只能由個體進行對自己行為的主導,每個人透過自由的交換與贈與,在自由狀態下完全排除強制力行成無政府資本主義,這種東西很抽象也很難懂,所以它不會被社會大眾所接受。

我曾經形容民主為十個納粹份子與一個猶太人投票決定該殺誰,但我後來發現早在我出生前幾百年就有人說過類似的話:「民主就是兩隻狼與一隻羊決定午餐吃什麼」。
台灣人最大的迷思就是不斷在追求民主,但自由才是人類發展最重要的因素,而民主卻很容易侵犯自由,我認識大多數的民主熱衷份子最後的只能偏向左派,民主走到最後就是變成社會主義甚至共產主義,而支持民主的大多數不是無知就是邪惡,無政府資本主義很難懂也很難想像,但它是人類未來唯一可行的路,現在多數人覺得我是瘋子,五百年後我們再來看看誰才是瘋子。

創作者介紹

鉛筆經濟研究社-台灣分社

鉛筆社希特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