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a3f2b4c76c4268bd7442cceaf94287  

 

 

今日新聞報導富人有許多避稅手段,而窮人一毛稅金都逃不掉,逾半數民眾認為稅制不公。

沒有錯,中華民國稅制絕對是不公平的,對「富人」太不公平了,千萬不能忽略的重點是以個人為單位檢視,任何努力避稅的富人繳納的實際稅金還是高於一般人,說白話一些就是有錢人不管如何避稅還是必須繳的比窮人更多,許多社會福利的享用者都是收入較低、繳稅較少甚至不用繳稅的一群,而富人卻常常被一些福利政策「排富」在外,基於使用者付費原則,富人應該只須繳納比一般人更少的稅金。

許多社會主義的學者會指出富人有更多的社會責任,因為富人賺到了許多錢所以就必須被迫照顧其他的一些陌生人?因為有人無法填飽肚子所以富人就必須為他們買單?讓所有國民都能享受某一水準的生活品質是剝削富人的正當理由?

要探討這些問題我們必須先認清政府的功能與意義,政府對我來說就像市面上一般的商店,只不過超級市場賣的是「食物」,而政府賣的是「保護」,保護我們在公車上不被色狼猥褻、出海補魚不被海盜射殺(沒錯,這舉例是故意諷刺政府),政府與超級市場唯一的不同就是政府多了「強制性」與「獨佔性」,但這兩點都是必須的,也都被證明是擁有正當性的,但是消費者在超級市場購物時,超級市場並不會過問消費者的經濟狀況,無論你的收入是多還是少,一把青菜都是賣四十元、半隻雞都是賣一百五十元,不會因為你是首富而對你提高價錢,而只是針對他們付出的勞力與成本對消費者收取相對的款項,政府也該是如此,這一間販賣「保護」的公司如果無法證明它對富人提供了更好的服務,就沒有正當性向富人收取更高的服務費,無論收取的理由是多麼的冠冕堂皇,例如說是為了「公眾利益」或富人必須承擔更多「社會責任」,這些都是屁話,富人唯一該承擔的只有自己的開銷,任何成年人都不該主張其他人對他有一份責任、或社會對他有一份責任,真正該負責的是自己,富人沒有虧欠任何人。

自從馬克斯的「資本論」出版後,企業家壓榨勞工的印象就深刻在許多人心中,大家總是認為企業家狠狠的剝削了勞工的剩餘價值,就拿前幾年郭台銘的富士康員工連續跳樓來說,輿論一面倒向同情勞工,痛批富士康是血汗工廠,是不是血汗工廠我不了解,我只知道富士康沒有強迫任何一位員工不得離職,這就是資本主義美妙的地方,今天就算郭台銘出年薪千萬要聘請我,只要我不願意就無須替他工作,而不像政府只須一紙徵兵令就可以強制徵召我入伍,富士康請的到員工是因為這些員工認為薪資合理,否則他們隨時能另謀高就,但我們在商業週刊上看到許多企業家不敢說出實情,總表示他們願意負起社會責任、或不斷的透過慈善活動來塑造企業形象,讓大家都忘了成立企業就是為了「賺錢」,如果我是郭台銘我會說:「富士康如果是血汗工廠,你們隨時可以離職,但不需要跳樓自殺,而若是你真的決心要跳樓,也請你去別處跳,不要在我的私人廠房內跳樓,今天如果我宣佈馬上關閉富士康,對我的影響不大,因為我已經賺到了下半輩子夠用的錢,真正受影響的是即將失業的富士康員工,所以企業家並不是剝削者,反而是為社會創造了更多價值的人」,比爾蓋茲不是剝削者,他讓大多數人生活改善了,除非你從沒使用過Windows作業系統,同樣的馬克伯格也不是剝削者,他也使大多數人更快樂,除非你從沒使用過臉書,世界上所有的企業家都使人類的生活變的更容易、更美好,但許多人卻還是將他們視為貪婪罪惡的根源,認為他們的財富是不義之財,所以應該繳納更多的稅金,這完全是無稽之談。

雇主與員工之間的關係不是剝削而是互惠,而企業的唯一目標就是獲利,絕對不存在任何社會責任,但在企業的獲利過程中,人類的生活品質將被提高,因為能賺錢的企業一定是最能迎合消費者好惡的企業,所以社會的進步是仰賴創業者的勇於冒險、創造力、努力,而不是靠每天無所事事等著領政府救濟金的那一群人,但要使企業家願意付出智力與心力就必須有一套使每個人都有權享受自己勞動成果的制度,而資本主義恰好就是最完美的,若是像馬克思所言:「各盡所能、各取所需」,這樣大家都只會考慮到自己的需求,而不會盡到自己最大的能力,這樣許多偉大的發明與創造都不會出現了,所以對富人課重稅也是一樣道理,假如今天政府將對某一些富人課50%的所得稅,這代表他們的努力成果將被沒收一半,也代表他們創造與冒險的誘因少了一半,當這些世界的推動者都不再積極時,經濟就會陷入停滯的狀態。

所以政府該做的不是對富人加稅,而是該減稅,讓企業家擁有自己所有的努力成果,不被強迫與任何人分享,除非他自願,財富不是一種罪惡,除非是不義之財,我們真正該做的是防範政府與企業利益輸送,遏止企業利用政府的特權獲利而不必接受市場的考驗,而要消除這些情形最佳方式就是不要讓政府擁有過多的權力,政府越龐大官僚體制就越龐大,納稅人的負擔就越重,政府唯一該做的就只有保護人民基本人權不受侵害,其他的部份交給市場就可以了。

現今的政府不只保護人民,也將黑手伸入了人民的生活,強制徵收了某些人的勞動成果再將它分配給另一群人,我們也許可以說這是經過民主程序認可的,但是由多數人來決定少數人口袋裡的錢該怎麼花,這真的叫民主嗎?當人類基本的權益都受到侵害時,民主還有任何意義嗎?

創作者介紹

鉛筆經濟研究社-台灣分社

鉛筆社希特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