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曉明  

 

在自由的世界中,沒有任何人有權力能去限制其他人雙方同意的交易,任何財貨、人力的移動、交易都是 完全自由的,所以進出口限制、貨物關稅、總量管制等等政策本身就不具有正當性,也就是說服貿協議並不是增加新的法令,而是取消某些錯誤的禁令,把原本就該 屬於人民的權利還給我們,每個商人本就都有權利去世界上任何地方販賣任何商品。

消費者有自由選擇權利這方面我已經談了很多,我現在想談另一個反對問題「中國沒有開放台灣商品進口,所以台灣也不該開放中國商品進口」,其實單邊貿易限制的限制方並不會得利,這在經濟學上已經被證明過多次,接下來我要講一個故事來讓大家討論思考:
從前海峽的兩岸有兩個國家,男人國與女人國,男人國的居民很會種菜,所以他們一把菜賣5元,但他們不太會煮菜,所以他們廚師幫人煮菜要收10元,女人國剛好相反,她們不太會種菜,所以收成的菜量不多一把要賣10元,但她們廚藝高手不少,競爭之下代客煮菜只收取5元。

最差的情形就是男人國自行種菜與煮菜(菜5元+煮10元)成本15元,女人國也自行種菜與煮菜(菜10元+煮5元)成本也是15元。

最佳情形就是雙方交流男人種菜、女人煮菜(菜5元+煮5元)成本10元。
無法避免的是這樣的確會造成男人國廚師與女人國農夫失業,但兩國整體生活品質提高。(該思考我們要為了不適任的男人國廚師與女人國農夫犧牲全民的幸福嗎?)

重點來了,如果今天只有男人國開放自由交易,而女人國禁止任何男人國居民進入賣菜呢?
男人國一樣請女人幫忙煮菜,一餐成本10元,而女人國則自己包種包煮一餐成本15元,請問誰得利?
這時男人國一群大學生包圍立法院,他們主張女人國都不準我們去賣菜,我們也不該讓她們來我們國家煮菜阿,否則本該男人國廚師賺的錢都被女人國賺走了。
一位睿智的長者緩緩的說:「我才不在乎誰賺走我的錢,我只知道我現在一餐都省了5塊」。

我才不管你們要愛台灣還是愛中國,我只知道我想購買到最合宜的商品與勞動力,
大迷思就是假設中國商品黑心又爛貨,那台灣人就不會花錢購買,所以開不開放與我們根本無關;
而若是中國商品精緻又便宜,開放之後可能會使某些台灣貨滯銷,所以你們就主張為保護台灣爛貨,所以不準其他居民購買較優質的產品?

靜下心想想自己到底在反對些什麼事?不要還沒搞清楚就亂出聲,否則你(妳)跟雞排妹有什麼不同?

創作者介紹

鉛筆經濟研究社-台灣分社

鉛筆社希特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