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很多孩子一定都問過自己的父母一個問題:「錢是從那裡來的?」
這個問題中所提到的錢與古老的傳統貨幣有些不同,這邊的錢是指政府發行的法定貨幣,所以父母很可能會回答孩子:「錢是政府發行的」
沒有錯,在現今社會中政府會主導貨幣的發行,主要是以印刷鈔票與鑄造硬幣這兩種方式,而任何非政府授權的其他人是不能擁有生產貨幣的權力,所以任何非當地政府發行的貨幣都會被稱為偽鈔或偽幣,而在絕大多數國家的法律規範裡,製造偽鈔或偽幣都是違法行為,所以父母回答孩子說錢是政府發行的是正確答案,而孩子可能會天真的童言童語答道:「錢是政府印的,所以它愛印多少就能印多少嗎?這樣政府不就不怕沒有錢?」
孩子淘氣的一段話無意中點出了世界上現在正在面臨的貨幣問題,有時候一些複雜難解的情況,如果我們能用最單純的眼光來剖析,反而往往能看清其中的癥結點。
貨幣問題的元兇絕對就是政府,而所有的政府惡行之中「擾亂貨幣市場」可以排的上前三名,法定貨幣帶來的經濟問題嚴重性其實大大的超過我們的想像了,但我們如果要了解其中的玄機,就必須從頭說起,從錢的故事說起。
錢會出現是因為人類有分工的特性,我們甚至可以說人類所有的偉大創舉與發明都是由分工延伸出來的,如果有一天人類停止了分工合作,我們的生活將會退回到與原始人差不多的水準,請試著想像只靠自己的力量而不依賴任何其他人的分工成果來生活一天那會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光是要喝一口水就必須靠自己徒步走去河邊,而想要盛一些水回家儲存就必須要有水桶,想擁有木製的水桶得先去砍樹,但是要砍樹就要先有斧頭,無中生有做出一把斧頭談何容易,這可能需要採礦、煉鐵等技術,我們可以發現如果人類不依靠其他人來分工合作,每天將會花費大量的時間來滿足自己的基本生理需求,而且只能獲得最低限度的滿足,也就是處於一種僅僅是餓不死的狀態,但是這樣許多偉大的發明就無法出現了,因為天才型的科學家每天光忙著填飽肚子就已經耗費完所有的精力了,怎麼會還有能力去創造與發明呢?還好人類是有高度智能的生物,所以我們的老祖先開始了分工,分工就是讓每個人只做自己擅長的事,農夫就專心種植,然後再用收成的農作物去交換其他的生活必需品與食物,在經過了交換行為後每個人的生活品質很神奇的都提升了,但是最早的以物易物方式還是存在著許多問題,例如麵包師傅想去啤酒屋喝一杯酒,但是啤酒屋老闆卻不喜歡吃麵包,這樣就無法順利的交易,又或是有一位養豬戶想喝一杯啤酒,一隻豬可能可以換來五百杯啤酒,但是他卻無法喝那麼多杯,啤酒屋老闆如果用五百杯啤酒換來一隻豬也吃不完,由於這些種種不方便所以在以物易物的社會中,人們會傾向先將自己的勞力或勞力成果換成某種中介物,這種中介物可能是大家都能接受或需要的貨品,然後再用此中介物換取自己想要的服務或是商品,這時的中介物就是最早的貨幣,人類史上使用過許多種類的貨幣例如玉石、貝殼、鹽、牛羊,但最終我們選擇了金與銀,這是因為金銀具備所有貨幣的特質:品質穩定、易於保存攜帶、方便切割,金銀是一種誠實貨幣,因為它的價值是本身就存在著的,金銀能換取到多少貨物與勞力是市場來決定的而不是靠政府或是任何人賦予它,當人類社會使用黃金與白銀做貨幣時我們沒有通貨膨漲的問題,黃金與白銀價值的漲跌取決於每年的消耗與開採量,這是一種相對於我們現在的法定貨幣模式還要來的穩定的模式。
人都有儲存貨幣的天性,這是一種未雨稠繆、為了未來的消費做準備的行為,而在使用金銀為貨幣的社會中,若是儲存大量的金銀在家中很容易遭劫或遭竊,所以人們會習慣將還沒用到的金銀先存放在金銀匠的倉庫內,這種倉庫就類似於現今的銀行,而存入金銀時金銀匠會開立一張存貨單給客戶,以證明有這一份金銀存在此處,假設今天甲有存放一些金子在金銀匠的倉庫,當甲要向乙購買商品時,甲必須先拿存貨單還給金銀匠並將金子領取出來,然後用金子與乙交易商品,之後乙可能也會將交易得來的金子拿去存入金銀匠的倉庫,然後金銀匠再開立一張新的存貨單給乙,這樣的手續有些繁複且不便,所以後來人們就直接使用存貨單來代替金子做交易,這就形成了最早的紙鈔,但是請注意這種紙鈔與政府印發的法定紙鈔是不一樣的意義,因為每一張存貨單是代表著一份真實存在倉庫內的金銀,而不是政府無中生有創造出來的貨幣。
但在之後的歷史中,經過政府不斷的擴大職權干涉貨幣市場,現今的法定貨幣也就是我們正在使用的紙鈔與黃金完全沒有關係了,我們當然可以用法定貨幣去購買黃金,但是法定貨幣本身並不代表任何重量的黃金,是一種完全脫離金本位的貨幣,這種貨幣政策在人類歷史上是首次出現,由政府印出一批不代表任何金銀也沒有任何擔保的假鈔,然後透過公權力強制賦予這些假鈔價值,這就是我們現在正在使用的法定貨幣,如果我們有一台時光機帶著我們回到原始部落,當現代人拿出一疊新台幣或美鈔想要向原始人交易食物時,原始人可能會非常生氣的將我們趕走,因為在他們眼中這些法定貨幣就只是一疊完全沒有價值的爛紙,我們的貨幣概念已經完全被政府扭曲了,這種荒謬的法定貨幣政策施行還不到一百年,但是我可以很大膽的保證它一定有終結的一天,雖然現在無法預知它會在何時、以何種方式結束,但是可以確定的是政府這種印鈔遊戲不可能永遠玩下去的。
政府如果能印出食物,人民的生活品質會改善,政府如果能印出石油,人民的生活品質也會改善,但政府唯一能印的只有鈔票,印鈔票並沒有增加任何的商品產出,反而更多的鈔票只是讓每個人手中持有的法定貨幣實質購買力下降,這種印假鈔的把戲是政府掠奪人民財產的方式之一,但是大多數人卻不易察覺,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生活必需品一天比一天貴,手上的鈔票一天比一天不值錢。
許多經濟學家不斷討論著貨幣政策是該寬鬆或是緊縮,但討論這些都是沒有意義的,就像是一群醫生在討論著如何吸毒最健康,也許我們能找到對身體傷害較低的吸毒方式,但是吸毒卻永遠是危害人體的,法定貨幣政策也一樣,經濟學家也許能討論出使法定貨幣政策對經濟造成較小傷害的對策,但是若無法根本的廢除法定貨幣就無法使經濟完全好轉,而且政府還擁有一大批經濟學家護航,這些經濟學家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論讓多數人民相信政府印鈔救市是必須的,讓貨幣貶值能刺激出口外銷,也讓人民相信適度的通貨膨漲是對經濟有利的,這種天方夜譚的經濟謊言告訴我們讓我們的荷包「適度的」縮水是好的,請不要再相信這些無稽之談,是該讓我們認清事實的時候了。
我們不需要對經濟學有多深入的研究也可以了解到,人類不可能靠著印鈔票讓生活變好,政府在印鈔票的過程中也不能無中生有創造出任何新的財貨,要改善社會大眾生活品質的唯一方式就只有靠大家努力的工作,使我們可以享受的各種物品產量增加,這是唯一合理也可行的方式,政府持續的印鈔但是國民的生產量卻沒有提升時,商品會因為紙鈔氾濫而越來越貴,或更精確的說法是紙鈔變的越來越不值錢,但一般的民眾無法直接無償獲取政府印製的新鈔,所以靠自己力量努力生活的人會越過越辛苦,反而是有特殊管道或關係的人士可以從中獲利,但這些人的獲利完全是建立在一般人的損失之上,而以社會整體經濟來看也是損失大於獲得的。
所以我們在觀察一個經濟問題時不能只看到局部或少數人的利益,而是必須從全面與所有人的宏觀角度來分析,就像日本2012年由首相安倍晉三提出的一連串印鈔經濟方案,有人稱這種方式為安倍經濟學,但其實也不過就是政府的老把戲,安倍經濟學有許多實際作為,但其中有一項最為重要的原則就是不斷印鈔票使日幣貶值,目前美元兌日幣大約為1:100也就是1塊錢美元可以換到100元日幣,而現在我們假設匯率經過安倍經濟學狂印鈔後成為1:200,也就是1美元能換到200元日幣,這樣原本匯率1:100時價格100元日幣的商品在美國定價是1美元(為方便解釋暫不考慮關稅或匯兌手續費),而當日幣貶值到1:200時100元日幣的商品在美國定價就變成了原來的一半也就是0.5美元(50美分),就經濟學來說價格降低一半必定提高銷售量,而且在匯率1:200時銷售額0.5美元換回日幣也是100日幣,這樣等於商品銷售數量大增且獲利數字相同,這不是天大的喜訊嗎?美國人可以買到更便宜的日本貨,日本出口商也可以靠提高大量銷售額來獲利,靠貨幣貶值來刺激出口真的如此神奇嗎?
我們必須了解到日本出口貨品到美國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賺取美元,如果只是為了美元,美國大可無限印鈔票換取日本商品,日本出口是為了也要相對的換取到美國的商品,賺到的美元只是日本要購買美國商品的一種中介物,在匯率1:100時每賣出100元日幣的商品日本商人就能獲得1美元的購買力,但在匯率為1:200時同樣賣出100日幣的商店卻只能得到0.5美元的購買力,也就是說同樣的日本商品能換到的美國商品變少了,所以就算日本商人銷售量提升了100%,他們對美國的購買力增加幅度絕對是低於100%,而且有可能低很多,但對第一線的商人來說還是有利的,因為他們還是賺到更多錢,而且他們可以將賺到的美元換成日幣後回日本消費,但是其他的日本民眾呢?由於日幣貶值,所以日幣在國際的購買力下降,也就是說日本國內的物價會越來越高,人民的壓力會越來越大,當然由於貨幣貶值後刺激出口,所以日本出口商訂單會大增,日本人民會有更多的工作機會,但是透過貨幣貶值造成出口增加是一種不健康的經濟行為,它等於是使日本人民必須更努力的工作創造出更多的商品,然後再將它們便宜賣給美國,但這些努力的日本人並沒有得到回報,他們更努力的工作卻沒能獲得更好的生活,反而是迎來更高的物價。
但許多人民眼光是短淺的,他們只看到了明顯的日本出口量大增,人民有更多工作機會,股市也大好,因為貶值後同樣數量的外幣能換到更多日幣,所以熱錢很容易進入股市,卻很少人看到背後日幣實值購買力下降的事實,就算有人發現了,他們也會認為一定是政府做的還不夠,政府必須再繼續刺激經濟,而最後苦嘗惡果的終將是人民。
各國政府靠著控制貨幣來剝削人民、擾亂市場的惡行不勝枚舉,唯一的解決方式就是請政府完全撤出對貨幣的生產、調控與監管,讓市場自由的產生貨幣,但是現在人不曾經歷過這種貨幣模式,所以接下來我們將討論由市場產生的貨幣體制可能會是何種形態。
在自由市場的貨幣體系中任何人都可以發行貨幣,趙擎可以集資成立趙擎銀行並發行趙擎紙幣,面額也完全是自由訂定的,從一元甚至於到一億元,但若是沒有任何擔保將沒有人會承認趙擎紙幣,所以想要使這種紙鈔能順利流通就必須賦予它某種擔保,但是要憑藉什麼來擔保呢?趙擎的人格與信用嗎?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最好的擔保就是黃金,只要趙擎銀行承諾每一元的趙擎紙幣都代表著一份等量的黃金,例如100元趙擎紙幣就等於1公克的黃金以此類推,這樣當人民不想再持有趙擎紙幣或對它失去信心時,隨時都可以拿著紙幣去向趙擎銀行換回黃金,這就是一種誠實貨幣的運行方式,本質上也就等於是使用黃金在做交易,而如果越多的商家願意接受趙擎紙幣時,此一貨幣的流通性就越強,也就越能被大眾所接受,在自由市場上可能會同時出現許多種不同的誠實貨幣進行流通,而在經過市場淘汰後最終將會剩下一種或少數幾種貨幣留存,這些貨幣將是市場上流通性最強也最受民眾信任的貨幣,此種貨幣制度的優點是不再有通貨膨漲,政府也無法再透過對貨幣的調控來剝削人民。
也許有人會質疑此種市場貨幣模式太過激進,但是這不是一種完全創新的模式,這種模式在人類歷史上曾經存在過,它就是完全的金本位制度,金本位制度施行時為人類創造了許久穩定的經濟榮景,直到政府開始介入貨幣市場並且印製假鈔後情況才改變的,我們並不期望政府能給予我們什麼,只希望能擁有一種穩健的誠實貨幣,而當我們持有一種在金本位制度下的市場貨幣,就讓我們有隨時能不受損失的將此貨幣換成黃金的權利,這是政府已脫離金本位的法定貨幣永遠無法給予的,就當我們在閱讀這文章的同時,我們持有的法定貨幣實際購買力也不斷的在下降,政府告訴我們說這是溫和的通貨膨漲,但這種不健全並且能任由政府武斷調控的貨幣,絕對不會是我們真正想要的貨幣。

創作者介紹

鉛筆經濟研究社-台灣分社

鉛筆社希特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貶值救出口
  •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08984

    王伯達的美元圈套,也有提到相同的現象。

    由於日幣貶值,所以日幣在國際的購買力下降,也就是說日本國內的物價會越來越高,人民的壓力會越來越大,當然由於貨幣貶值後刺激出口,所以日本出口商訂單會大增,日本人民會有更多的工作機會,但是透過貨幣貶值造成出口增加是一種不健康的經濟行為,它等於是使日本人民必須更努力的工作創造出更多的商品,然後再將它們便宜賣給美國,但這些努力的日本人並沒有得到回報,他們更努力的工作卻沒能獲得更好的生活,反而是迎來更高的物價。

    說的好,完全解釋清楚貶值救出口對人民而言不是好事。